推薦指數:★+0.5

8852s  

文案:

曾是一名普通軍醫卻無奈轉業,一事無成的林芳華,
重生到二十年前高考結束後。
這一次,她要好好把握重新來過的機會。
重上醫學院,成為外科女醫生,圓夢綠色軍營。
讓青春的激情飛揚,讓人生不留遺憾。
這條路上不乏風雨,還好有人一直陪伴……

 

心得:

現代重生文。

重生文說真的我也看過不少了,因為讀者愛,所以網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重生文多而雜。

看小說我們往往會把自己想像成主角,重生文之所以受到追捧,就是因為他們大部分的主角都開著各種金手指,滿足了讀者渴望不平凡但是現實卻又無法實現的夢。

此書主角多多少少也帶了一點這種痕跡,然而他比起一般的重生文,展現了更多的過程,你可以看著到主角是如何一步一步的,經過刻苦的努力、淬鍊,慢慢地達成自己的夢想。

女主角重生一次不是為了享受藉由各種預知的能力而過著更好的生活,她只是在前生明白了"珍惜"的重要性,於是更懂得"把握"

比起重生文,他更像一本勵志作,晚風低語用樸實的文字,娓娓道出一個女生如何努力、堅持、勇敢,又幸福的走過自己的人生。

我喜歡女主角芳華,她重生一次並沒有額外獲得什麼特殊的能力,她只是比別人更加堅定自己的夢想,所以比別人更加努力、用心的去達到成為外科女醫生這個目標。

她與男主嘉輝的感情也是平淡而溫馨的,我亦喜歡男主總是頭腦清楚、不急不躁的個性。自從確定關係後,兩人便一同攜手走過各種難關,即使是遠距離的戀愛,也始終相信著彼此、風雨共進。

因為男女主角都是醫生,所以文中用了很多有關醫學的專業用語,也對醫生這個職業做了很多敘述,其中一段談到醫生的追求:

我真是沒想過,也沒追求過能治愈宋的疾病。那些都是巧合罷了

怎麼?難道你們醫生追求的不是治愈病人嗎?

芳華微笑:嗯,準確的說,還真不是呢你知道嗎?美國有位特魯多醫生的墓誌銘是—— 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 。翻譯成中文就是——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
這位醫生生前雖然並不是太出名,但是他的墓誌銘卻廣為流傳,成為了許多醫生的職業格言。

Rose默念了一下這句話,又問:能解釋一下嗎?

好吧,這句話其實很值得反覆體味。我個人覺得,這裡有三個程度副詞,有時、常常、總是,就像是三個階梯,闡述了我們當醫生的三種境界吧。

它指出,我們醫生最該做的是安慰病人。這種安慰,是建立平等基礎上的情感的傳遞,是真誠的人性的表達。

而幫助病人,就是我們醫生天天做的那些繁雜的工作,包括幫助病人確診病情、指導他們對疾病有正確的認識、幫助他們找到好的治療方法、解決他們的困難、緩解他們的病痛等等。

而治愈病人,只能是有時。無論是醫生,還是病人,都應該知道,醫生不可能治好所有的病以及所有的病人,大多數人都會死於各種病痛的。這一點,即使我們醫生再如何努力,也無能無力。

總之就是,安慰和幫助病人對我們醫生來說,重於治愈。也不是說我們就不追求治愈,只不過,當做好了前兩點,該治愈的,有時就會治愈了。這時,也許你們就會把這種本來就會發生的治愈叫做奇跡了。

小時候總是覺得做醫生的無所不能,能夠與閻王搶人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但也許比起能夠掌握他人生死大權的能力,醫生要面對的往往只是對生命逝去的無能為力吧!

 

劇透了劇透了 

 

此文的男女主角都很好,但文中有一個人,比起他們倆,更讓我喜歡又心疼、仰慕又敬佩。

男二,江波。

我相信看過這篇文的人都不會否認,這是個英雄

一般會比起男主更加讓人愛的男二,通常都是聰明又強大、深情到爆錶、對女主好到不能再好的那種男二。如果僅僅只是因為他對芳華的情,也許我看到國殤那邊還不會那麼痛。

但江波不只是對芳華好,他對身邊的人一樣很好。他懂得愛,也知道怎麼離開,對芳華的愛,他是在她需要時付出關心照顧、不需要時僅僅是遠遠看著,即使嘉輝不在她身邊他也不會趁虛而入,因為明白他們倆的愛情,所以他對芳華最大的愛就是守護

他瀟灑、他自由,他知道自己是誰,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定位,明白自己該做、要做的是什麼事。如同芳華說的那樣:我們都是普通人,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自己的位置,同時也想知道別人怎麼看我們,想知道我們到底是誰。但是江大哥和我們不同,他一直知道他是誰,根本不在意那些的。

他擁有高智商,不是用來炫耀,也不用來賺錢,他用在自己覺得最適合的地方,為國家做出種種貢獻;他也是個有情趣的人,他喜歡旅遊、熱愛攝影,他藉由鏡頭的眼,保留住了所有他眼中、心中認為的美好畫面。

他擁有的不只是兒女私情,還有的是民族大義。在病重下他堅持要完成研究,因為知道這份研究可以大大改變祖國的情勢,所以即使明知不動腦能活得更久,他選擇恣意揮灑生命最後的色彩,完善所有研究。

他說:真的沒什麼可遺憾的了。死亡不過是奪去了我的生命,卻永遠奪不走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也奪不走我的眷戀和熱愛。

他不是為國捐軀,但他對國家做的貢獻,讓所有人只能在他的喪禮前舉手致敬。

這樣一個英雄般的男人,看到他離開時的那段,你不會知道我心有多痛,眼淚一缸一缸的掉,內心無限怨恨作者大人。但也是因為他的死,注定了他一生永遠無法讓人遺忘,也許活得短暫,但是活得精彩。

如同最初遇見的那般:

芳華把通信地址寫給背包客,最後問他:"師兄,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背包客又是一笑:"叫什麼並不重要吧。我們記住一個人是因為那個人本身,而不是他的名字。就這樣吧!小姑娘,再見了!"

說著就走向了另一輛車。邊走,還邊吹起了口哨。

芳華聽出來那是著名的南斯拉夫電影插曲《啊,朋友再見》。

啊,江波再見。

 

這是一篇既樸實又深刻的重生文,讀完心中會湧起一股對生命的積極,如同其他網友說的"溫馨而堅強,讀後心中充滿了陽光",推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 的頭像
小魚

魚兒漫游

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